我假装进了楼门洞 估摸着他走远了

我假装进了楼门洞,估摸着他走远了,就从新探出头,站在路边目送墨兰色天幕下余淮促含糊的背影。 很多年之后我还记得这一幕。 仿佛那时候我就已经看到了故事的终局。逼仄拥挤的青春里,他送我一程,而后转身踏上自己的旅程。他的世界很大,路很长,很遥远,我只能站在自家门口,独守着小小的天地,目送他离开。 ——八月长安 《最好的咱们》